特評 | “強制正常下班”是怎樣成了“福利”
2021-07-09 08:25
來源: 深圳特區報

特評 | “強制正常下班”是怎樣成了“福利”

人工智能朗讀:

讀特客户端•深圳新聞網2021年7月9日訊深圳特區報評論員 趙強)近日,一家互聯網企業“試點強制下午6點下班”的話題衝上了熱搜。作為互聯網頭部企業,這次似乎反向的操作,引發人們的討論,有人表示支持,有人認為這本就是勞動者應有的權利。企業強制下班合理嗎?為啥正常下班反成為福利?法律界人士建議,相關部門應規範勞動基準設置,監督落實關於工資、工時、休息休假、勞動安全衞生等方面的制度標準,同時賦予勞動者集體談判的空間、落實勞動者的民主管理權利,以此來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

加班似乎已經成了互聯網企業的常態,以至於形成一種近乎病態的“加班文化”。有必要沒必要都不能正常按時下班。上司沒走不敢走,同事沒走不好意思走……加班成了一種“形式主義”,説得不好聽點,這種“陪綁式”加班表演的成分不小。對於表演性加班,“試點強制下午6點加班”似乎確有必要。這不但有益於節約各種辦公費用,也有助於降低企業全體加班造成的辦公室緊張氣氛,逐漸改善不良的加班風氣。

不過,從網上網友們的留言來看,人們之所以對“試點強制下午6點下班”頗多非議,並不是多麼在意正常下班能不能算作“福利”這點“名詞之爭”,而是從現實生活得來的經驗“教育”他們,某些企業管理者喜歡玩弄一些被他們自詡為閃爍着管理智慧的“小機巧”,對此要時刻保持必要的警惕。有時候所謂的“福利”裏面包裹的並不是“肉餡”,而是暗藏着“陷阱”。

畢竟,企業的天性是追求企業的利益最大化,而非一心一意為員工謀福利。譬如,一些企業單位就曾有過這樣的“福利”:過年過節時會發放點從業務單位那裏拉來的抵債產品作為員工福利,大多是即將或者已經過期難以兑換成現金的貨色。這且不説,出乎預料的“神來之筆”是,這些“福利”還要按照原定價計入職工工資總額,換言之,這份員工福利,質次價高,實在讓人有點無福消受。

事出反常必有妖。這是不少人心中比較直接的潛意識。將正常下班視作福利,難免會引發一些合理懷疑。人們擔心,雖然公司實施了“強制下午6點下班”的試點,但是工作仍然是滿負荷,不加班就幹不完,下班還是要帶着電腦回家……如果是這樣的“福利”,説是口惠實不至都難以形容,只能説是朝三暮四的故技重施,就是赤裸裸的套路。到點正常下班,只換得個回家加班,而應有的加班工資卻也消失了,還要貼上電費。員工並不能真正用愛發電,對於仍必須要加班的員工來説,正常下班的福利,實實在在的是得不償失的“負利”。

有位互聯網大廠的老闆曾口吐蓮花,説“能996是一種幸福,要珍惜。”此言一出,招來滿屏口水與板磚。但如今,倘若有被強制正常下班仍不得不加班的員工,一定會真切地回憶起:曾經有一份996的幸福沒有好好珍惜,畢竟還有一份加班工資、一杯速溶咖啡與茶點……

其實,無論是“996是一種幸福”,還是説“強制正常下班是種福利”,對於打工人來説,最悲哀的是沒有選擇的權利。沒有選擇的權利,利益最大化的肯定不是屬於被動作出選擇的那一方。當企業滿負荷時,即使怨聲載道,“996”就會被打扮成一種幸福,幫助企業“名正言順”地獲取邊際利潤;企業能級壓縮,或者加班所付出的人工成本超出企業成本控制線時,“強制正常下班”則會華麗變身為“福利”,堂而皇之地減少員工收入,降低企業成本,而員工的工作責任與壓力卻可能一點也沒有少。

所以,在加班這個問題上,不能任由企業管理者説了算。而是應該像法律界人士建議的那樣,由法律説了算。加班不能超過多久時長,加班工資如何計算,員工有哪些渠道可以申訴維權,我國的勞動法律條文上説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作為個體的員工,或許沒有能夠對抗企業管理者的勇氣與能力,勞動監察部門以及工會等組織卻有維護勞動者合法權利的義務與責任。相關職能部門要積極作為,幫助被侵權者維權,也就是維護法律的權威。相關的企業,則不應痴迷於“造詞”,玩文字遊戲,而是要切實保障勞動者的合法休息權,保證員工依法獲得包括加班工資在內的勞動收入,這才是應盡的法律與社會責任。

[編輯:馬靜欣]